厉害!这个重庆妹跑出了中国越野跑历史

  向付召成为UTMF首位亚洲女子冠军,同时成为首位在世界顶级百英里越野赛中夺冠的中国人

向付召捧杯。

向付召在中途补给点。

UTMF创始人镝木毅采访向付召。

向付召冲过终点线。

向付召在比赛中。

  北京时间4月27日上午11点20分00秒,日本富士山脚下河口湖畔的大池公园,在阵阵牛铃声中,重庆晨报·上游新闻19日“重庆文体新力量”报道的人物,“越野跑百里女王”、重庆万州妹子向付召创造了中国越野跑的历史。她高举五星红旗,第一个冲过了2019环富士山超级越野赛(UTMF)的终点,夺得女子组冠军,成为UTMF史上第一位来自亚洲的女子冠军,同时也成为首位在世界顶级百英里越野赛中夺冠的中国人。

  和向付召同为探路者飞越队成员的“中国超马大神”梁晶夺得男子组亚军,同样创造了历史,成为首位在世界顶级百英里越野赛中获得亚军的中国人。

  “我回国后还要去福建参加一个五十公里的越野跑比赛,可能要五一节之后才回重庆了。”昨日,向付召告诉重庆晨报·上游新闻记者,“我今年最大的目标还是UTMB(环勃朗峰超级越野赛)。”

  喜欢以赛代练

  比赛前一周,她还跑了50公里越野

  UTMF全称Ultra Trail Mt。Fuji,也是UTMB的姐妹赛,由曾5次挑战UTMB、最好名次第三名的日本越野跑界第一人镝木毅发起,于2012年举办了第一届。作为亚洲最成功的超级越野世界巡回赛(UTWT)赛事,如今,UTMF受到了世界顶尖越野跑者的追捧。

  4月26日北京时间上午11点(东京时间上午12点),2019UTMF在日本山梨县富士山脚下正式拉开序幕,根据官方数据显示,今年共有2663名跑者参与。其中,中国跑者数量为203人,因为具有夺冠实力,梁晶与向付召在赛前就备受国内跑圈关注。

  向付召告诉记者,她是24日出发前往日本的,在日本进行了适应性训练。而就在4月20日,喜欢以赛代练的向付召还参加了在浙江台州举行的柴古唐斯-括苍越野赛,并夺得50公里组别的亚军。

  今年UTMF的赛道起点和终点与2018年相同,分别设置在富士山儿童之国和河口湖的大池公园,赛道较去年有所调整,距离缩短为165公里,总爬升海拔降低为7942米,关门时间为46小时。与往年不同的是,2019年UTMF取消了STY组别(92公里),整个赛事仅保留UTMF组别(168公里)。

  男子组方面,世界上唯一一个UTMB全满贯选手,即在UTMB所有组别中夺冠的跑者、法国人沙维尔·泰维纳尔德,最终用时19小时36分26秒夺得冠军,梁晶用时20小时39分38秒屈居亚军,取得了中国人在UTMF比赛中的最好成绩,创造了中国越野跑的历史。

  战胜恶劣天气

  “最后30公里,感觉腿已不是我的了”

  作为今年参加UTMF的女选手中世界越野跑协会(ITRA)排名最高的选手(中国第三亚洲第五),向付召从比赛一开始就一骑绝尘,全程处于领先位置。

  在154公里处,向付召就已经将领先优势扩大到1个半小时,最终以24小时20分夺得女子组冠军(全程组第16名),创造中国越野跑的历史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这是向付召在UTWT系列赛上获得的第一个冠军,而这场比赛也只是她跑步生涯中的第二场百英里赛事。2018年8月,向付召作为唯一的中国女子精英选手参加了UTMB组(171公里)的比赛,获得女子组第20名。

  “我拿到这个冠军真的太难了!”赛后接受采访时,向付召坦言,“最难的是最后30多公里,天气太恶劣了,昨晚(26日)天太黑,下坡的时候都是摸着在走,我又戴着眼镜,过于紧张而导致乳酸堆积,感觉腿都已经不是我的了”。

  UTMF在世界越野圈中就素来以环境恶劣著称,2015、2016年都因恶劣天气,导致完赛率极低和缩短赛程而未能圆满完成,2017年就不得不停办,2018年才重新回归。

  虽然组委会选择4月份进行比赛,就是为了避开恶劣天气,但是浓雾和潮湿成为了今年UTMF的主旋律,赛前组委会就发出通知,富士山周边气温有很大可能下降到-2℃,甚至还发布了雷电预警,要求选手尽量不要在空旷地带停留。

  最终,在向付召完赛4个多小时后,因为降雪、赛道冻结以及低温,UTMF组委会宣布,从27日下午3点开始取消比赛。

  有点懊恼遗憾

  赛前隐形眼镜不见,只能戴框架比赛

  昨日中午,记者联系上了远在日本的向付召,她表示正在赶往东京机场的路上,当天就会回到国内。问起眼镜的问题,向付召显得有些懊恼,“早上起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的隐形眼镜不见了,所以只能戴了框架眼镜比赛,没想到带来了很多麻烦。”

  北京时间4月27日凌晨3点半,向付召抵达127公里处的A7补给点——山中湖站时,经历了近17个小时雨战的她,已经浑身湿透,不过她已经领先第二名近一个小时,完全锁定了冠军。

  向付召回忆,此次的补给,主办方准备了咖啡、面包、水果、汤等食物,“不过还是不太习惯当地的饮食,因为高水平运动员都很怕在比赛时吃坏肠胃,所以都是吃自己准备的补给,我也是吃的队里准备的汤泡饭等食物。”

  “从A7开始,基本都是非常难的路线,很多地方上下都是六七十度的斜坡,旁边就是悬崖,只能借助绳索。”回忆此后的路况,向付召仍心有余悸,“因为天又黑又有大雾,我不知道别人能不能看清,反正我戴着框架眼镜什么都看不见。”

  尽管天气不佳,向付召还是看到了壮美的富士山,“虽然一直有雾没有看到雪山,但是昨天起跑之后看到了,感觉这里的风景确实非常美。”

  对于首次夺冠,向付召谦虚地表示,“回去会做些详细的分析和总结,我对百公里的比赛已经游刃有余,但是第二次参加168公里的比赛,我觉得自己进步的空间还很大。”

  “回国后会去福建参加一个50公里的越野跑比赛,其实就是去玩玩,也算是以赛代练了。”向付召说,今年最大的目标还是重返法国霞慕尼小镇,再次挑战UTMB。

  重庆晨报·上游新闻记者 汤皓